潍坊汽车网

当前位置:

在路上原创第十七期

2019/11/10 来源:潍坊汽车网

导读

我们在路上恰同学少年前两天闲来无事翻看手机相册,翻到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高中毕业时的校服,校服的背上有我们班所有同学的签名,当我看到

在路上原创第十七期

在路上原创第十七期

我们在路上

恰同学少年

前两天闲来无事翻看手机相册,翻到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高中毕业时的校服,校服的背上有我们班所有同学的签名,当我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忽然间热泪盈眶,就要哭出来,那一刻真的特别想念那些人,特别怀念那些时光。

当时毕业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要分离的那种不舍,总觉的在通信发达的今天,见面啊,聊天啊,打电话啊,都是特别方便,很简单的事情,于是在分别的时刻,我们就在校门口互相道别,微笑着说了再见后就拿着毕业照朝着四面八方散了,然而在这毕业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有的人的联系方式换了,从此那个电话号码就再也没有打通过;有的人的QQ号不用了,从此那个头像就再也没有亮过,而那些人的名字也就再也没有在我的生活出现过,所以当我在照片中看到那些同学的签名的时候,感觉好亲切,又好陌生。亲切是因为你看见那个名字就能想到关于那个人的许多事,陌生是因为那个人在脑海里的印象好像好久远了。

在路上原创第十七期

这一路上不断有人没了音信,不断有人断了联系,但生活不就应该是这样吗?一些人从我们的生活里面渐渐消失,又会不断地有人走进我们的生活。不管是谁,都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而已,没有人可以真正的陪着自己从头到尾的走完一生。可能对于我来说,备战高考的那段时光特别令自己难以忘怀,而陪我在那些幽暗昏惑的日子里一起走过的人们又特别让我想念,所以这些人这些时光对我都过于特别而在我的人生旅程中留下的印记比较深,但总会有新的人出现,然后陪我们走向下一段未知的的旅程。这一路,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停停走走,而我们自己只能是在路上。

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前两天我和母亲聊微信,我妈说我爸的一个同学去世了,死于肝癌,我在感叹于又有一个生命因癌症而去世的同时又在想,我爸的同学?才多大?不过四十来岁吧!原来在我爸妈的这个年纪就面临着所谓的生老病死。

然后我忽然间想到,我爸妈在听到自己同学病逝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会不会害怕自己的那一天也那么快的来临,虽然我这种想法听起来很不吉利。但我是害怕的,因为我发现今天的父母真的已经开始变老了。

我忘记是哪一天了,那天我爸接我放学,回到家从他手上接过行李的时候忽然间发现老爸的手上什么时候这么粗糙了?抬起头发现老爸什么时候鬓角开始长白头发了,扭过头看看妈妈,她的眼皮也开始往下耷拉了,眼角的纹路不知何时已经那么深了,那一刻眼睛酸涩,我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父母真的变老了。

其实有时候还感觉自己只是个孩子,可以跟父母撒撒娇,发发小脾气,有父母在,我们甚至可以走路不看路的,他们会告诉我们这条路上哪里有个水坑然后带我们绕过去,哪里有块砖让我们记得迈过去,路上的岔路口多他们会告诉我们需要怎么走才最方便,现在却觉得,我们应该让自己变得强大,因为父母真的老了,以后的我们需要在他们前面领着他们走路。

我们的这条路,小的时候父母带着我们走,往后我们得带着父母走,然而父母却陪我们走不到终点,剩下的路我们要和我们的儿女走,然后循环往复,在路上,不停歇。

作者简介

悦安,汉语言文学专业师范生。青春里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拎不起,也放不下,生活中总有某种感触能打动你的心房,悸动许久,那就把它们都留在文字里,用自己的笔调书写自己的青春生活。

本期编辑:叮当

万艾可可以治疗性功能障碍吗

viagra30粒

viagra怎么服用

美国伟哥多少钱

标签